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
当前位置: BBIN_BBIN平台_BBIN娱乐_BBIN游戏 > BBIN娱乐 > 本地千禧世代BBIN模特 走上国际伸展台
本地千禧世代BBIN模特 走上国际伸展台
发表日期:2019-04-25 09:25| 来源 :本站原创 | 点击数:
本文摘要:联合早报记者访问四名闯荡国际时装周的本地千禧世代全职女模特,聆听她们的时尚“新”梦。她们认为,西方人审美观开放,使亚洲脸孔在国际时尚界闯出一片天。刚20

联合早报记者访问四名闯荡国际时装周的本地千禧世代全职女模特,聆听她们的时尚“新”梦。她们认为,西方人审美观开放,使亚洲脸孔在国际时尚界闯出一片天。

刚20岁的马凯施,描述自己今年2月在米兰时装周,登上品牌杜嘉班纳(Dolce & Gabbana)秋冬大秀秀场的体会时说:“直到最后一刻都还非常紧张,不到上台,你都不确定自己能不能走得成这场秀,我甚至不知道同经纪公司的同事——另一名新加坡模特翁秋銮也在伸展台上。”

你可能会惊讶:显赫的国际时装周,奢华的意国品牌发表秀,两位本地模特竟同场出现,国际时尚界是不是很容易跻身?

并不是,杜嘉班纳秀场只是一个巧合。因为这一两年来能登上四大时装周的本地模特,一只手数得过来。

20岁的马凯施是刚跃上国际伸展台的新面孔。(梁伟康摄)

20岁的马凯施是刚跃上国际伸展台的新面孔。(梁伟康摄)

多少年前,时尚传媒常津津乐道一众本地模特扬威海外。的确,十几年前,在国际上闯出名堂的新加坡模特不能说多如过江之鲫,但也不像此刻般人丁稀落。不过,事易时移,全球时尚生态早已发生巨变,模特又怎能不更新换代?新加坡模特,或许不是一个响亮的名字,但仍有一群女孩希冀着,努力在国际上绽放新加坡独有的光芒。联合早报专访四名闯荡国际时装周的本地千禧世代全职女模特,聆听她们的时尚“新”梦。

马凯施和翁秋銮(23岁)都来自Basic Models,翁秋銮有两年半模特经验,已完成走纽约、伦敦、米兰和巴黎四个时装周“大满贯”,更连续四季为古驰(Gucci)走秀;马凯施入行只有一年,征战过伦敦和米兰。

翁秋銮成为全职模特两年半,获欧美品牌青睐。(梁伟康摄)

翁秋銮成为全职模特两年半,获欧美品牌青睐。(梁伟康摄)

欧美审美观念开放

见过国际世面的女模特们怎样看待女性美,这引人好奇。

评论各自容貌特色时,她们都用了有趣说法。翁秋銮笑说:“像我这样也可以。”马凯施则说自己是一种“反传统”的美。两个女生,有着典型“95后”的幽默直率。

马凯施直言自己的脸现今比较多人懂得欣赏,以前可能没什么机会。

“我没有浓眉大眼,也没有沙漏形身材。”翁秋銮也自认不是经典女明星的样貌,“好在欧美审美观念开放,所以我才说‘像我这样也可以’,因此我的工作主要集中于欧美,新加坡厂商反而喜欢聘用洋人模特、泛亚裔模特。”

“华人、亚洲人对美的触觉总体上仍保守,Zara最近发布脸上长雀斑的中国模特广告,就引起美的争议。亚洲人对美有一个既定印象,西方人对美的包容较广,这给我们亚洲模特制造了机会。”说这句话的是Now Model Management的模特杨凯君(24岁),她也刚从巴黎时装周为Balmain走完秀,又做了Celine展厅的模特。

一头俏丽短发的杨凯君说自己走秀风格偏中性化,不是很淑女,甚至有点刚毅。“我认为模特很重要的是得有一种气质或性格,跟别人区隔。”

迪雅为法国品牌Julien Fournie走秀。(品牌提供)

迪雅为法国品牌Julien Fournie走秀。(品牌提供)

目前在纽约发展的本地印裔模特迪雅(Diya Prabhakar),15岁就因独特外形被Looque Models签下,今年还不到21岁,就已走完两轮“四大”,一轮春夏,一轮秋冬。她在接受电访时说:“20多年前,只有白皮肤和浅色瞳孔的女模特受欢迎。现在时尚界对不同肤色和面孔的模特相当接纳,美不再是单一的。”

以前人们谈论超级名模时,动辄搬出辛迪克劳馥(Cindy Crawford)、克劳迪娅席费尔(Claudia Schiffer)、娜奥米·坎贝尔(Naomi Campbell)等欧美超模的名字,如今这群新生代模特分享心目中的模特偶像时,人选是孙菲菲、雎晓雯、刘雯等中国模特。可见,美的风向标转向了。至少,亚洲女模特以己为豪,这是一种美丽可贵的自尊。

马凯施说:“我对欧美模特没什么崇拜心理,在我看来,亚洲模特、华人模特千姿百态,更有魅力,尤其是中、韩模特。”

中韩模特崭露头角

不得不说,中、韩两国近年成为名模制造机,有越来越多来自这两国的模特崭露头角,在国际上成为强有力竞争者,新加坡模特境遇着实有点微妙。许多大品牌的一场秀只选几个亚洲模特,名额十分有限,而中、韩两国支持模特行业,训练也更完善,因此推出的模特水准都很高,新加坡模特可谓强敌环伺。

翁秋銮透露,古驰秀场上的亚洲女模特,除了自己外,就只有中国女模特,无论在竞争力和进取心上,中国模特都不可小觑,翁秋銮的斗志也被点燃。

马凯施说:“我是一个新人,初来乍到谁也不认识我,有些秀导或试镜导演看到我的脸,会问我是中国模特,还是韩国模特?”

杨凯君曾在国际模特赛事中得名,被国际大公司赏识。(严宣融摄)

杨凯君曾在国际模特赛事中得名,被国际大公司赏识。(严宣融摄)

“的确,尤其是通过重重关卡,得到工作机会时,别人问我从哪里来,我都很骄傲地讲:新加坡。他们会很惊讶,因为在模特领域中很少听到这个国家。不过,这也更加深了别人对我的印象,成为我的小优势。另外,我双语都还不错。”杨凯君在立化中学磨炼出标准又流利的华语,她还曾到西安参加过国际模特赛事“全球星空时尚模特大赛”,进入前七强,被国际模特经纪公司的代表青睐。

话题由此自然而然转移到进入时尚界后最大的收获。

有点出人意料的,几个女孩子都没有在衣香鬓影里被冲昏头,她们最频繁说起的是:成长和梦想。

迪雅说将热爱化为现实,让模特成为一个实现了的梦,她由此看到自己成熟懂事的一面。

她说:“尽管我现在必须孤单地住在纽约,远离家人和朋友,我对这一切都甘之如饴,为梦想值得吃苦。我要让祖父祖母骄傲,他们和我一样相信着我的梦想,给我源源不断的鼓励。我妈妈有时候会特地到我工作的各个国家陪我,给我当帮手。”

(责任编辑:BBIN官网)
热门推荐
  • 娱乐资讯
  • 社会百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