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
当前位置: BBIN_BBIN平台_BBIN娱乐_BBIN游戏 > BBIN娱乐 > 摄影家大卫BBIN·耶罗 捕捉刹那野性
摄影家大卫BBIN·耶罗 捕捉刹那野性
发表日期:2019-03-22 22:26| 来源 :本站原创 | 点击数:
本文摘要:你也许不熟悉大卫·耶罗(David Yarrow),但你可能看过他拍摄令人震撼的动物与模特儿合影黑白照片。他一幅名为“The Wolf of Main Street”的作品,去年以13万5

你也许不熟悉大卫·耶罗(David Yarrow),但你可能看过他拍摄令人震撼的动物与模特儿合影黑白照片。他一幅名为“The Wolf of Main Street”的作品,去年以13万5000元售出,成为当今在世摄影师叫价最高的作品。

在拍摄野生动物之前,他在金融界17年,并拥有自己的对冲基金公司。

53岁的苏格兰摄影家大卫·耶罗(David Yarrow)首次来新加坡开摄影展,带来28幅作品。首两天的展前酒会吸引600人出席,足见大家对他作品的兴趣。大卫·耶罗喜欢把自然环境当成自己的影棚,镜头下的动物除了好看,还充满力量,每张照片都可以让观赏者仔细欣赏动物的神情。他擅长以近距离拍摄野生动物的身影,黑白照片展示各种野生动物如狼、豹、狮子、老虎、黑猩猩,以及斑马等充满张力的姿态。另一极为独特的标志是,他的作品中经常搭配人造场景,甚至让野生动物与模特儿合影,给人不真实的超现实感。

_20192203_lifestyle_cover_5_Medium.jpg

大卫·耶罗第一次在新加坡办个人摄影展。(吴庆康摄影)

近距离摄影

大卫·耶罗在Miaja Art Collections画廊接受《联合早报》访问时透露,拍照从来不用长焦距镜头,只用定焦镜头。他拍摄野生动物的方法,启发自著名战地摄影记者罗伯特·卡帕(Robert Capa)的名言:“如果你的照片不够好,那是因为你靠得不够近。”换言之,他是在与动物距离非常近时拍摄,所谓的近距离,大约是十米左右。“我注重细节,只有真正与动物近距离接触,才能将目标的一毛一发,以及动物最真实的表情和灵魂呈现出来。你不可能在100米的距离做到这点。”

在大卫·耶罗拍摄的众多作品中,一幅名为“The Wolf of Main Street”的黑白照片,去年在一项拍卖活动中以10万美元(约13万5000新元)售出,让他成为当今在世叫价最高的摄影家。

谈到那幅照片,大卫·耶罗回忆:“与狼合作挑战非常大,狼就是狼,绝对不会遵循常规。拍摄那张照片时,我们动用四头习惯在城市生活以及和人接触的狼。为了吸引那头狼在酒吧台上一步一步走向镜头,我在颈项挂了一只鸡,狼被鸡的味道吸引,这才造就了那张照片。”

那张照片虽然花了不少时间筹备拍摄,但拍摄时却很快,只有约20分钟。大卫·耶罗不浪费快门,不会拍摄几百张后才在事后慢慢挑选。

用味道吸引动物

大卫·耶罗这招“鸡诱狼”是他这些年来标志性的摄影手法。在他的许多摄影作品中,都有野生动物近距离对着镜头的画面。原来他拍摄的其中一种方式是将相机藏在地下,将各种气味如食物和香氛涂在相机外壳,以味道吸引动物走近。当动物靠近镜头或从相机上方越过时,他以遥控方式按下快门。这种从地面捕抓动物来呈现的独特“强烈”视角,已成为他的标志。

他说:“相比其他摄影师,我是创造照片而不仅是拍照,我的照片很多时候有特设的场景,一些纯粹是动物,那可以是不设防的户外环境。另一些是被驯养的动物,我会配合人物一起拍摄,创造震撼的视觉效果。”

大卫·耶罗最为人津津乐道的人与动物合影照片是2017年在南非拍摄的“Cara Cigar”,照片中模特儿身后是头凶猛的狮子,女模特儿和狮子同时展现无惧的神情,视效极具震撼力,成了大卫·耶罗最受瞩目的作品。这次在新加坡的特展中,大卫·耶罗首次展示今年在美国蒙大拿为名模辛迪克劳馥(Cindy Crawford)拍摄的“Cindy's Shotgun Wedding”,照片中名模坐在开篷车的驾驶位上,前座乘客席是一头狼,是美女与野兽的完美诠释。

_20192203_lifestyle_cover_4_Medium.jpg

大卫·耶罗为名模辛迪·克劳馥拍摄“Cindy's Shotgun Wedding”,前座乘客席是一头狼,是美女与野兽的完美诠释。

他说,野生动物和人之间的一大差别在于沟通。“野生动物不像宠物猫狗,它们不懂得人的语言。我需要动用一些道具吸引它们。至于模特儿,只需要告诉他们怎么做就行。”

他坦言,有些评论认为他的摄影手法没真实展现动物的自然形态。他的看法是,只要动物没有受到伤害,一些人为的介入无伤大雅。“我并非猎杀动物,走私象牙,没有犯罪。事实上,不少野生动物因为人为的介入,才得以继续生存。像山地大猩猩,就因为有人为的介入加以保护,数量才增加,我对自己的摄影手法问心无愧。”

老虎最难拍摄

掌镜几十年,大卫·耶罗的摄影眼光随着年龄的增长与心灵的成熟而有所变化,拍摄出来的作品也更成熟,他相信这都反映出来。“我们每天都会犯错,我从错误中学习如何纠正,自然会越来越进步。”

他分享犯的最大错误:早年拍摄世界杯足球赛时,有一次忘了放胶卷。但他最热衷的,依然是现在的野生动物摄影。

问他最喜欢拍摄什么动物,他想了一阵说,那是个很难回答的问题。“这么说吧,我知道看见大象的概率很高,远比要拍摄北极熊高。所以,当我看见北极熊的时候会更兴奋,因为机会难得。但拍摄北极熊的难度也高很多,尤其是近距离拍摄。相比之下,拍摄象群就较为容易。如果拍摄的时间只有10秒,那让我感到最兴奋的拍摄对象,必定是很难遇见的动物,但未必是我最喜欢拍摄的动物。”

大卫·耶罗透露,最难拍摄的动物是老虎,因为危险性特高。“人和老虎面对面时,人的眼睛角度必定在老虎之上,也就是说我只能往下拍,这个角度不理想。若有摄影师能从低角度拍摄老虎,对我来说那是最理想的方位。”

有些动物的拍摄,花了大卫·耶罗很多时间。像他最近拍卢旺达山地大猩猩,为了一张好照片,他前后到卢旺达七次,最后才捕捉到他的理想照。大卫·耶罗也分享一些拍摄时的危险趣事,比如相机被狮子叼走,被大象踩碎,这些都被同行的助手记录下来。

“但最危险的是人,比如在非洲遇见吸食大麻喝醉酒的人,他们带着机关枪前来挑衅,举动充满危险性。动物绝对不会这样。”

从金融到摄影

自认受电影导演史提芬·司匹堡和雷利·史考特摄影风格影响,大卫·耶罗并非以拍摄野生动物起家。他念书时就对摄影产生兴趣,20岁在爱丁堡念大学时受《伦敦时报》委托,负责拍摄他喜欢的体育赛事。一次被派往墨西哥城拍摄世界杯足球赛事,拍到足球传奇人物马拉多纳手举金杯的刹那,凭那张照片,被评为年度最佳年轻摄影师,开启他的摄影生涯,专门拍摄奥运会这类大型体育赛事。

(责任编辑:BBIN官网)
热门推荐
  • 娱乐资讯
  • 社会百态